手机访问 m.5aigushi.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乐百家娱乐

当前位置: 乐百家娱乐 > 故事汇 > 故事会 > 二舅的红包

二舅的红包

时间:2016-03-03来源:故事会 作者: 张国心

  壮壮和多多是双胞胎兄弟,小哥俩长得虎头虎脑,十分招人喜爱。他们的姑姑叔叔、姨姨舅舅、堂哥堂姐等等一大帮亲戚都在外地打工。一到春节,漂泊在外一年的亲人们都回到了家乡,正月初五这天大家都来小哥俩家吃饭。一大家子人天南海北地闲侃,推杯换盏地拼酒,真是热闹。这一天,就属小哥俩最实惠,因为每个来他们家吃饭的人都会给他们红包。一天下来,他俩就成了小“土豪”。去年过年,二舅在吃饭前就给壮壮和多多派发了红包,可在酒桌上,二舅喝多了酒云山雾罩的,不知道是忘记已经给小哥俩发了红包,还是觉得这两个可爱的小外甥就应该格外高看一眼,掏出钱来还要给他俩发红包。妈妈阻止道:“你已经给过了,再给就重了。”二舅却卷着长舌头说:“给了吗?不算,刚才给的不算,这才是正式的。二舅挣了很多钱……不要不行,必须的。”于是,壮壮和多多就在二舅那里一人得了两个红包,乐得他俩屁颠屁颠的。这事足足叫小哥俩偷着乐了一整天。

  过完年后,得了甜头的小哥俩就在背地里合计好了,明年过年一定再让二舅喝醉了,那样就还能得到双份的红包。

  转眼又一个春节来了。

  还和往年一样,正月初五大家又都来到壮壮和多多家里吃年饭。小哥俩“心怀叵测”,故意挤在二舅的一左一右,抢着“孝敬”二舅,殷勤地一杯一杯地给二舅倒酒。这个说:“祝二舅心想事成发大财。”那个说:“祝二舅吉祥如意前程似锦。”把二舅乐得合不拢嘴,酒也就一杯接一杯地灌进了肚子里。没想到,今年二舅远没有去年那样有“战斗力”了,还没等别人怎么样呢,他就醉得一塌糊涂,四肢像棉花一样,瘫在炕上一动不动,不省人事。因为第二天二舅就要出门去打工,车票已经买好了,不走都不行。他是被人抬上车拉回家去的,竟然把红包的事给忘了。这回,小哥俩不但没有捞到双份的红包,连本应该得到的那份也成了泡影。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小哥俩急得直跺脚,就互相埋怨起来。

  壮壮说:“你就不应该把每杯酒都倒得那么满。你要是每次都倒半杯,二舅就不会喝醉,二舅要是不喝醉,我们最起码能得到一个红包。都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

  多多说:“倒酒都得倒满,你没听大人说过吗,‘茶七饭八酒满杯’,倒半杯酒不厚道,你懂不懂?”

  “那你得看是怎么回事。老师不是说过吗,物极必反,什么事情都要有个度,知道不?这回可好,咱俩闹了个两手空空。”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要是不偷着往啤酒里掺白酒,二舅能醉得那么厉害吗?你还以为我没看见?”

  壮壮低下了头,挠着脑袋喃喃地说:“也是,我……我是操之过急了。”

  这小哥俩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怕说出来笑掉人家大牙。好在春节年年过,红包岁岁有。离新年还远着呢,小哥俩就又开始琢磨红包的事了。

  壮壮说:“咱们家所有的亲戚当中,二舅挣的钱最多,不差钱,明年过年,咱们就和二舅直接挑明,叫他把今年落下的红包补上。”

  多多说:“不行不行,你叫二舅补红包,他非让你把去年多得的红包退回来不可,里外里扯平了,咱俩还闹个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倒有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快说呀。”壮壮急了。

  多多说:“二舅有个爱听好话的特点,一夸就高兴,一高兴就赏钱。明年过年吃年饭的时候,趁着他要醉没醉的时候,咱俩给二舅表演个节目,说段‘数来宝’,名字就叫‘夸一夸咱二舅’。你想啊,在那么多人面前夸二舅,他得多高兴啊,他一高兴,别说两个红包,就是三个四个都说不定呢。”

  壮壮拍手叫好,小哥俩在学校是文艺骨干,最拿手的好戏就是说“数来宝”,在县里表演时还拿过大奖呢。主意一定,他俩就开始搜肠刮肚地找好听的词给二舅编“数来宝”,你编一句“改革开放好,二舅逞英豪”,我编一句“走遍东西南北,挣来钞票一堆”。“数来宝”编好后,两人每天放学写完作业就拿起小竹板排练,一遍又一遍,直练得滚瓜烂熟,只等新年一到就给二舅表演。他俩都做过同样的梦,梦里二舅发给了他们很多很多的红包……

  然而,刚刚进入腊月,二舅就早早地回来了——不是提前回家过年,而是生病了,不能再在外面打工了。二舅回来后就住进了医院,妈妈每隔三两天就去看望二舅一次,村里很多的叔叔婶婶也都常往医院跑,回来的时候无不唉声叹气。一天,壮壮和多多问妈妈:“二舅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今年春节还能来咱们家吃饭吗?”他们俩还在惦记着红包的事呢。

  妈妈望着窗外飘飞的雪花,流着眼泪说:“你二舅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都很难说。孩子,你们可要记住,二舅可是比谁都疼爱你们啊。”

  壮壮和多多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当天他们就跟着妈妈来到了医院。病房里聚集了很多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泪水汪汪。从大人们断断续续的话语里,壮壮和多多听明白了二舅患病的来龙去脉:二舅是在一家小化工厂打工,每天都要接触一种有毒的化工原料。二舅心里知道,长期接触那种东西对身体非常有害,可他为了多挣钱,就一直没有更换工种,天长日久就得了不治之症。这时壮壮和多多猛然明白了,二舅兜里的钱都是用命换来的,每一张钞票都染着他自己的鲜血啊!他们真后悔,后悔不该收了二舅双份的红包,更不该为了得到双份的红包把二舅灌醉了——不,二舅的红包压根就不该收!

  壮壮和多多挤到了二舅床前,他们惊呆了,病床上躺着的二舅面色苍白、瘦骨嶙峋,已经不是昔日高高大大的、风风火火的二舅了。小哥俩摸着二舅没有一丝血色的干枯的手说:“二舅,二舅,您怎么了?”

  二舅勉强地睁开眼睛,费了很大的劲才挤出了一丝笑容,说:“壮壮、多多,好孩子,二舅想你们啊……二舅对不起你们俩……去年过年,二舅喝醉了,忘记给你们红包了……今年过年……二舅给你们俩双份的,必……必须的。”

  壮壮和多多再也忍不住了,大哭着说:“二舅,我们不要红包了,再也不要红包了。我们就要你能回家,我们还要给你说‘数来宝’呢!”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gushihui/2015/19478.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