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5aigushi.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乐百家娱乐

当前位置: 乐百家娱乐 > 故事汇 > 故事会 > 致命的隐私

致命的隐私

时间:2016-04-05来源:故事会 作者: 汤雄

一段偷窥风波,数年良心遣责。大厂长遇上了当年故人,在敬与怕之间,令人动容的情义故事开始上演……

    新丰厂为了进一步开发资源,不惜一切代价从外地引进人才。这一天,又一个工程师被他们吸引进厂了,爱才如命的丁大虎厂长自然欣喜若狂,他一下汽车,还没走近厂接待室,打老远就高兴地嚷道:“欢迎欢迎,欢迎各路英雄前来我厂大展身手……”

    闻声,正端坐在厂接待室与书记说话的那个新来的工程师刘进贤连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正欲迎将上前,丁厂长已一步跨进门内,热情地向他伸出了双手:“欢迎您呀……”

    可是,不知怎么搞的,丁厂长的话只说到一半,便来了个紧急刹车,两只盯住对方的眼睛瞪得鸽蛋般圆,脸上勃然变了色,双手僵持在那里。与此同时,刘进贤工程师也不由愣怔了一下,呆呆地望着对方,那张嘴巴像鲤鱼嘴似地半张着一动不动。

    不过,这仅是几秒钟里的事,厂支部书记还没觉察出什么,刘工程师已主动走上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丁大虎的双手,爽朗地笑道:“丁厂长,幸会幸会。”

    丁大虎不愧为一厂之长,他很快醒悟过来,握住刘进贤的双手,略带干涩地笑道:“欢迎,欢迎刘工程师来我厂工作。”

    刘进贤笑道:“丁厂长,初次相识,往后还请你多关照。”

    丁大虎有些尴尬:“这……谈不上,谈不上。往后我们就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了,同舟共济,同舟共济……”

    这一夜,丁大虎失眠了,眼前总是晃着这位突如其来、自天而降的刘进贤的面孔,一段深埋在他心底的往事,像一团猪鬃似的扎得他心里一阵阵发毛。

    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那时,丁大虎名叫丁小龙,还是一个20岁刚出头的毛头小伙子。当时,他刚顶替父亲进了红光厂,当一名电工。就那年,他由于年轻无知,做下了那桩令他至今一回想起来就心跳脸红的荒唐事。

    那天中午,丁小龙去厕所“办公事”,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出于生理上的诱惑,鬼使神差,他竟被隔壁女厕所里传来的潺潺汩汩的流水声强烈地吸引住了,居然趁四下没人,把一面小镜子放到了两墙相接的下水道里……明晃晃的反光照射到了隔壁那个也正在“办公事”的姑娘。姑娘大惊失色,一边尖声大叫“有流氓呀”,一边奋不顾身地逃出厕所……其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活该丁小龙倒霉:他当即被揪了出来,戴上一顶“小流氓”的帽子,免费在拘留所里吃、住了一个星期……

    就这么一件事,便使刚20岁出头的丁小龙身败名裂。他从此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好多年了,还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也正是为了这件令人不齿的丑闻,第二年,丁小龙在他一个亲戚的帮助下调离了A县,来到了现在的新丰厂工作。直到如今,20多年过去了,时过境迁,当年那个荒唐可笑的丁小龙,已成长为一个年产值名列全县前茅的新丰厂厂长,他的精明强干与他创下的赫赫业绩,使他的大名经常出现在广播电视里,出现在报纸刊物上,成为众人心目中敬仰与爱戴的老板。当然,他早另有用意地为自己改了名,成了现在的丁大虎。他暗暗下定决心,要与过去的那个丁小龙诀别,重塑一个崭新的丁大虎。

    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当年曾与他一起进红光厂的刘进贤今天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尤其令他不寒而栗的是,这个刘进贤的妻子不是别人,就是当年曾被他用小镜子伤害过的姑娘方美珍!

    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呀,丁大虎想到这里,不由心中叫苦不迭,一对浓眉连成了一条线。

    无疑,刘进贤的到来,对他丁大虎的名誉是一种严重的威胁!因为事情再简单不过了,他丁大虎当年的那张底牌,全掌握在人家手中呢!他心里更清楚:如今的丁大虎已不是过去那个丁小龙了,他可是社会上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是为众人所瞩目的英雄。万一过去那桩见不得阳光的丑闻被抖搂出去……

    这一夜,丁大虎根本没能合上眼。

    就从那天起,丁大虎心中压上了一块无形的格外沉重的石头。他怕见到刘进贤,有时与刘进贤偶尔照一下面,他也会不由自主地低下头,绕过去。他总觉得周围的人看他的眼光也与以前有所不同了,好像带着一种嘲笑与讥讽的意思。

    但是,刘进贤却似乎根本没认出他来似的,见到他,一口一声“丁厂长”,尊敬不阿谀,不卑又不亢。有几次,为了攻克技术难关,他们坐在一起共商大事,刘工显得特别活跃,总是滔滔不绝畅谈自己的看法,毫无保留;但当空闲休息,大家凑在一起东说杨柳西说梅地拉家常时,刘工就很少说话了,特别是在说及各人的往事或私事时,刘工更是闭口不言。每当这时,丁大虎便猜测刘工是否真的忘记了他,心想:刘工要是真的记不起自己了那该有多好呀!但有一次,当大家又说笑到自己的家长里短时,丁大虎不由又飞快地扫了刘工一眼,这时,他猛然发现刘工也正在偷偷地看着自己呢!就这一眼,丁大虎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心理彻底被打碎了,从而使他那颗心在顷刻之间又变得格外沉重起来。他明白:刘进贤肯定还记得当年那个丁小龙,肯定还记得他当年做下的那桩不堪回首的荒唐事!

    刘进贤来厂这几个月中,丁大虎厂长硬是瘦了一圈。他爱人总以为是工作太辛苦所致,心疼得不得了,整天唠唠叨叨。但丁厂长是自有毛病自得知,肚皮里像吃了萤火虫似的透亮着呢!他只怕有一天,刘工这个知情者会把他那件丑陋的往事透露出去,到那时,硬巴巴地让他威信扫地,在众人眼里失去光彩,抬不起头来。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不免有点杞人忧天,因为刘工如没事人一个,好像根本就不曾认识过他。

    按照厂里的规定,凡是引进的人才,一律实行优惠政策:落实住房、增加工资、把他们的家属调来本厂工作。半年过后,其他从外地引进的工程师和技术员们,他们的家属都先后调来本厂了,唯独刘进贤的妻子没有调来,而刘工本人也从没向厂方提出有关的要求。这情况,使丁大虎心中又大为不安。不安的是当时双方有约在先,作为东道主厂方,首先要主动做好这个工作,以解除对方的后顾之忧。可是如今别人的家属都调来本厂了,唯独刘工的妻子没调来,这叫身为一厂之长的丁大虎怎安得下心来?但令丁厂长感到侥幸的是幸亏刘工的妻子没调来,因为就算刘工真的忘记了当年那个窥阴的“小流氓”,但他那个曾蒙受过“小流氓”惊吓的妻子却是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的。她一定不会忘记当年那个丁小龙。所以,万一刘进贤的妻子当真调来新丰厂的话,这丁厂长往后的日子还要难过,对他名誉的威胁性只会更大!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gushihui/2015/20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