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5aigushi.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乐百家娱乐

当前位置: 乐百家娱乐 > 乐百家娱乐 > “通匪”奇事

“通匪”奇事

时间:2017-06-11来源:故事会 作者: 朱剑星

清朝末期的某日,浙江富阳县衙在灵桥村的晒谷场上设了临时刑场,只见知府大人将字令牌重重一甩,说一声:通匪死罪,就地正法。屠夫挥起鬼头大刀,只听咔嚓一声响,朱宏的人头落了地。

朱宏,灵桥第一举人,中举那年,年仅十九岁,受朝廷重用,被派驻广东水师任营书。朱宏精明能干,深得水师提督赏識。八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将其击倒,无奈离职回家休养。朝廷特赐他七品官职回家,朱宏成了虚有官职的平民百姓。

朱宏回到灵桥家中后,身体慢慢好转,被众乡人推荐为罗山八庄中最大的灵桥庄主,灵桥人称他为朱宏先生。

那年,长毛(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造反,声势浩大,势如破竹。村里人听说长毛已到萧山,但凡长毛队伍路过或开进村庄后,只要对其稍有不从,他们就会大开杀戒,放火烧村。作为灵桥的一庄之主,朱宏先生生怕有一日长毛开进村来。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这日,县衙知县大人来到朱宏家中说,明日午后有一哨从南方来的长毛要开进灵桥村休整。

知县对朱宏说:这次长毛进村,衙门不便出面,就交给你来应付。一是你在广东待过十年,会说广东话,便于与长毛沟通;二是你本身就是灵桥庄主,长于谈判斡旋,令人信服。

翌日,朱宏先生在灵桥村东长毛必经路口,摆上十张枣红色八仙大桌,桌上放满猪首羊头、全鸡全鸭,还有四季水果和精美点心。朱宏身着七品官服,领着各姓族长,在村口翘首等待。足足等了两个时辰,方见一队擎着字旗的队伍远远走来。这队长毛队伍共有四五十人,一个面孔黝黑的壮汉领头,昂首挺胸,精气神十足。朱宏迎上前去,向头领弯腰抱拳施礼道:鄙人朱宏,是灵桥庄主,带领族人在此恭候多时,迎接弟兄们进村扎营。”“长毛头领大着嗓门说:算你知趣!

朱宏以广东话回应道:我们一切听从头领安排。头领一听朱宏纯正的广东话,惊异万分,说:你是广东人?”“不是,我在广东待过十年,当地话略懂一二。”“好说,好说,带我们进村吧!

灵桥村人将下街头几间空余的仓库楼房腾出,供长毛宿营驻扎,楼房西边还有一空旷的晒谷场地,正好供长毛操练之用。头领见朱宏安排得妥妥帖帖,心中戒备去了大半。朱宏不敢懈怠,专门指派能说会道的两位村人,不分白天黑夜轮流待在长毛的营盘旁,说是随时听从长毛头领的调遣,实则是密切注意长毛的所作所为。

几天后,长毛本性显露,上酒馆饭店白吃白喝,偷鸡摸狗、骂人打架,更可气的是,个别长毛对灵桥村中的大闺女、小媳妇动手动脚。朱宏一再交代众乡人,须咬牙忍耐,挨过半个月,长毛开拔后就会一切如常。可灵桥街上的五六个毛头小伙子实在看不下去,聚在一起议论,要给长毛一点儿颜色看看。

一转眼,十来天过去了,灵桥人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长毛的肆无忌惮。一日午后,长毛头领酒足饭饱在街上闲逛,横街上的小伙子阿土走上前来,对长毛头领说:我带您去个地方,那边有几个邻村的大姑娘在割草。

长毛头领借着酒劲儿,对其中一个姑娘进行骚扰。说时迟,那时快,阿土从怀中掏出一个铁榔头,狠狠地砸在头领的后脑勺上。其实,穿着花衣裳的根本不是什么姑娘,是三个灵桥后生装扮的。几个后生七手八脚将长毛头领的尸体连拉带拖,移到山脚下的一个土坑里,填上泥土,盖上茅草。几个人收拾完毕,对天发了毒誓,各自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是长毛队伍操练的时间,可长毛头领一直没有露面。几个骨干一碰头,连夜派两个长毛去萧山禀报。

朱宏先生心急火燎,暗中调查长毛头领失踪的真相。结果,在阿土那儿知道了前因后果。朱宏皱着眉头,说:你们几个当事人,千万不能承认长毛头领是你们弄死的,其他的事由我来想办法。

次日午时,长毛去萧山报信的人领来了两名上级头领,一个是新派来的长毛头领,另一个是派来处理失踪头领事宜的。他们差人将朱宏招去,对朱宏说:下午召开全村乡民大会,要彻查暗害头领的罪犯。朱宏差人敲锣,召集全体乡民在南殿庙集中,召开乡民大会。

乡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南殿庙广场上。朱宏说了开场白,要大家检举揭发害死长毛头领的凶手,台下一言不发,朱宏点了几个村人的名,回答都说不知道

最后,长毛头领杀气腾腾地上台讲话:我们的头领被人害了,凶手就在台下,如果不想连累全村,就站出来承认。限你们三天内找出凶手,如果三天后还找不出,我们要血洗灵桥,火烧全村!

第三天快到中午时,长毛头领一声令下,集合队伍,准备屠村,情势千钧一发。

正在这紧要关头,朱宏先生大声喊:且慢,且慢,我有重要情况向头领报告。”“长毛头领听闻,摆摆手示意队伍暂停出发,原地待命。朱宏说:听村人说,长期流浪住宿在秀才房里的几个外来的讨饭花子,常说你们坏话,还扬言要弄死几个弟兄解解气。有人还看见他们那天下午将一只麻袋沉入富春江中。他们有重大嫌疑,你们快捕来问问。”“长毛一听有嫌疑人,即刻带了十几个弟兄,由朱宏领着来到秀才房边的破凉亭。

谁知到了亭中一看,一个年老的乞丐硬挺挺地躺在地上,早已气绝身亡。

朱宏拿起那只破碗闻了闻,说:好像是砒霜。暗害头领的凶手,十有八九就是这几个讨饭花子,另两个可能已经跑了,这人是个跛子,加上年老,跑不动了,只好畏罪自杀。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mingjian/24631.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