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5aigushi.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乐百家娱乐

当前位置: 乐百家娱乐 > 专题故事 > 水浒民间 > 张青和梁山蜜桃

张青和梁山蜜桃

时间:2015-09-08来源:网络 作者: 秩名

大树十字坡, 西临宋金河; 
  王母献仙桃, 留种十字坡; 
  张青开店处, 英雄故事多。 
  在八百里水泊梁山一带,长期流传着这首歌谣。这歌谣是如何流传下来的呢?咱得从张青种蜜桃引起的故事讲起。 
  张青,性情耿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好结交江湖好汉,因他是种菜出身,外人送号“菜园子张青”。 
  张青和孙二娘在宋金河渡口,东关大道一旁的大树十字坡开店。店后院内还有一片很大的菜园子。除了各种蔬菜外,还种了几十棵桃树。常言说得好:桃三、杏四、梨五年,小枣栽上就换钱。你说怪不怪,他这几十棵桃树种了不是三年,六年也多了,年年开花,就是不结桃儿。虽说这样,张青还是照样把它们看成掌上明珠。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年春天,几十棵桃树,不光花开得多,又都棵棵结了桃。你说张青那个高兴劲啊,就甭提了。过去他外出交朋友,三天五天不回店,现在不同了,天天不离家,偶尔出一回门,也是早出晚归。每天三次五遍的数树上的桃儿。刮风下雨,他也要跑到桃树下,看看掉桃儿了没有,天天如此。有一天,他突然发现有三棵桃树上的桃儿,结得特别多,特别大,长得也特别快。 
  几个月过去了,桃儿熟了,那三棵桃儿一个个长得比梨还大,鲜嫩嫩的,香气扑鼻。其他桃树上的桃儿,张青不大管问了,对这三棵,守着不离窝。说也奇怪,不管刮风下雨,这三棵树上的桃儿一个也不落。 
  一天早晨,张青有急事要到宋金河西会个朋友,怕当天回不来,就把跑堂的张三叫过去说:“三,从今天起,你别的事不用再干了,专管咱园里的那三棵桃树,一个桃儿也不能丢!”这张三,二十几岁,有名的机灵鬼,,能说会道,一格巴眼一个点,一听掌柜的吩咐,马上笑着答:“请大叔放心,若少一个桃,拿小子我这二斤半试问!”用手指指自己的头,眼挤成一条缝。张青说罢也走了。 
  这张三在桃树下转了几圈,望着那三棵桃儿,一个个透明发亮,香气扑鼻,看着、闻着,不由自主地流口水,把张青的话扔到脑后啦,伸手摘下一个透明的大桃。一尝,“啊”一声叫了起来。那个甜劲就甭提啦,到中午吃饭,晚上喝汤,还感觉甜呢! 
  再说张青这天会友,事办得利索,天擦黑时就回来啦。一到店里,就先走进菜园,一个一个地去数那三棵树的桃儿。张三一看,汗刷下冒了出来,心想:毁啦!他深知张青的为人和脾气——话说当面,要天给一半,如若两面三刀,能把腿给砸断。他挤了挤眼,跪下就磕头。张青问:“为何如此?” 
  张三低头说:“孩儿有要事禀告叔叔!” 
  张青说:“快快讲来。” 
  张三说:“孩儿有罪,孩儿馋,早晨您老走后,我在此看桃,闻桃香甜,实在忍不住了,就偷摘一个……” 
  “啊——甜吗?” 
  “甜!甜!” 
  “好呀!——” 
  张三一听,跪下来磕头如捣蒜:“大叔,大叔!我……” 
  “三,快快起来!” 
  张三呆若木鸡,不知所措,心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没敢起来。 
  “三,快快起来,速速到四乡告知穷乡亲们,今晚我请他们来店里摘桃品尝!” 
  “小人遵命!”张三爬起,蹦蹦跳跳地跑出菜园。 
  常言说的好,话没腿跑得快。乡亲们品桃以后,张青菜园桃甜的事就不胫而走。宋金河上撑船拉纤的,卖姜卖蒜的耍拳卖艺的过往客商,街坊邻居传说着,品过桃和没品过桃的,个个称奇,人人夸好,一下子搅动了大树十字坡正北二十余里,宋金河岸边的赵家楼。赵家楼有个渔霸叫赵天,外人送号赵霸天。此人五十余岁,长相特别,真是气死木匠,难死画匠,恼死泥塑匠,哭死瓦匠,难做、难描、难捏、难砌的没人形的家伙,外貌丑连着内心恶都叫他带出来了。啥样呢?生就的:你打我砸众人敲的干梆子头,紫茄子般的苦瓜脸,蛤蟆张口的破瓢嘴,夜老鼠觅食的贼眼珠。此人是宋金河岸边方圆几十里的一霸。他收渔税、敲竹杠,淫荡成性,好事找不到他,坏事离不了他。他家有好地千顷,又有五个如狼似虎的儿子,外人送号赵家“五虎”。因他父子和皇帝同姓,有钱又有势,养着家丁数百名,还请来几个拳师教五虎刷枪弄棒。赵霸天常说:“我跺跺脚,千里山要摇,宋金河水要倒流,有朝一日把水泊梁山荡平,把宋江贼寇一个个斩尽杀绝。” 
  一天,管家赵歪向赵天禀道:“老爷,有一事要禀。” 
  “快!有什么屁快放!”赵霸天气嘟嘟地说。 
  “张青那小子……” 
  “那小子要干啥?”一听张青的名字,赵霸天忽地站起来。 
  “前天晚上他在酒店里搞了个什么品桃会……” 
  “品桃会?他想干啥?” 
  “他菜园内有几棵桃树,听人言讲是王母娘娘行善,把天上的仙桃种到他园子里啦,先前不结,今年开始结桃,桃结得又大,还个个蜜糖似的甜。那小子用品桃会笼络人心,借机想聚众造反。穷小子们到处给他吹!” 
  “快,快去!让他马上给老爷我送来,我要品尝品尝什么样的仙桃?” 
  赵歪说:“老爷,那小子不是省油的灯,他在品桃会上扬言:穷兄弟们,咱们才是一家,姓赵的那老儿,别人怕他,张青我不怕他,要漱我一个桃核,就把他的狗牙掰了!”赵歪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 
  “胡说!胡说!反啦,反啦!”赵霸天眼瞪的象疯狗眼一般,少停,转了几转,想后,喊过家丁赵脖如此这般作了交待,赵脖大拇指一竖:“高!高!真高!” 
  赵歪骑上快马,飞速向十字坡奔去。 
  赵歪走后,赵霸天又大声喊道:“来人!” 
  一帮家丁向大厅跑来。 
  赵霸天老鼠眼一挤说:“张青那小子是个大虫,早有谋反之心,和水泊贼寇来往密切。等他到来,我说声‘请’,你们即速将他拿下,捆上狠狠地打,送到县衙问成死罪,才解我心头之恨,才算给咱赵家皇上尽忠!听明白了吗?” 
  众家丁:“明白啦!” 
  赵霸天为何这样怕张青恨张青呢?还得从三年前的一件往事讲起。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zt/shuihu/16911.html
    ------分隔线----------------------------